Categories

畅想贠家塬

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同学姓贠,起初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觉得这个姓有什么特别之处,后来一位有心的同学发现《新华字典》里竟然没有这个字,说员字用做姓的时候读贠,我们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时不时地故意把贠同学叫作员同学,我在贠与员的转换中对贠姓有了深刻的印象。

参加工作后,我读了《洛川县志》,知道洛川的贠姓为蒙古族,均为元代武勇将军、达鲁花赤贠不花夕后裔.又听同事们讲起贠家塬村晚清时期贠尚忠的四陵碑是如何的精美,我对贠姓和贠家塬的印象更加深刻。每次给别人说起这个姓的时候,我常常很骄傲地以它作为汉民族与少数民族融合的例证。

前一段时间,文友在微信里给我发了民国版《洛川县志》的一页照片,并一再地说想听听我讲贠家塬的故事,我在细读这段文字之后,才突然间意识到我经常说的贠姓为蒙古族也许是一种错误,我为我因讹传讹的行为而懊悔。

那段文字本来说的是贠德孙媳杨氏七世同居和睦相处的事迹,但却在记述的过程中无意地透漏了贠姓家族的一些信息,我们从这段文字中不仅可以清晰地看出贠德的孙子叫贠显,贠显的妻子为杨氏,贠显的三个儿子分别叫从政、居敬、不花夕,而且知道贠家在元代的家世非常显赫,贠德虽然没有说任万户府的具体官职,但当时全国仅有万户府18个,按照相府的丫鬟三品说法,贠德即使是一般人都非常显赫了,如果再任官职那就更牛;贠从政为府判,用今天的官职比列子就相当于现在的市委、市政府的秘书长;贠居敬为宣差,如果是供传唤役使的差人地位有些差,如果是帝王派遣的使者那可不是一般的牛;贠不花夕为千户(实职)、武勇将军(散职,也就是虚衔,类似于今天职级并行的级别),分上中下三等,管军分别为七百、五百、三百以上,官职为从四品、正五品和从五品,武勇将军为南北朝所设的十武将军之一,元代无武勇将军封号,洛川县志记载为武勇将军不知是笔误还是其它原因,但与中千户和下千户对应的武节、武德、武义、武略将军分别为正五品和从五品,贠不花夕为五品千户,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市级军区司令员,实权派人物,也很牛。这些名字中,贠德、贠显、贠从政、贠居敬没有特别之处,只有贠不花夕听起来像少数民族姓氏,但同一个家族中既有少数民族又有汉族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我查阅了蒙古族的姓氏,没有发现有贠不花、贠不花夕或者贠不姓氏,更没有发现蒙古族改为贠姓的记载,我又查阅了嘉庆版、民国版《洛川县志》,对贠不花夕虽然有多处记载,但没有一处说贠不花夕为蒙古族,也没有说贠不花夕当过达鲁花赤,种种迹象都表明贠姓并不是蒙古族,用一个看似外族姓氏推测其为蒙古族并不能成立。

贠姓来源有二:一种来源于芈姓,据说与伍子胥有关,属于以先祖的名字为氏(伍子胥字员,贠与员为同字)。一种来源于姬姓,据说与南朝刘宋的著名隐士刘凝之有关,把自己财产全部送给弟弟和侄子、不是自己劳动得来的食物不吃的刘凝之崇拜伍子胥,遂改姓贠。但不论是那种来源,用躲避株连遗祸、天灾人祸而迁徙全国各地定居来解释是成立的。据统计贠姓大约有1万多人,陕西的渭南、咸阳、延安等均有分布。

既然贠姓不是外族人,贠显为什么会给三儿子取一个像外族人一样的名字呢?我们透过历史的迷雾也许能看到其中的真相。

元朝虽然是蒙古族建立的政权,蒙古族人在社会处于主导地位,但元朝毕竟建立于宋朝之后,元朝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宋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尤其是理学经过数百年发展在宋代基本成型,对元朝的汉人影响更加深远,从贠德、贠显、贠从政、贠居敬的名字就可以看到宋代理学的影子,而不花夕可能来自“槿花不见夕”,这与贠显希望家族在有德、有显、从政、居敬的同时能够生生不息的初衷是一脉相承、互为表里的。而贠不花夕又曾因军功被封为五品千户的实职和武勇将军的虚衔,用高大上的外族姓名与蒙古族套近乎也合情合理。

贠家塬是洛川贠姓的发源地,也是贠姓子孙繁衍生息的地方,狭义的贠家塬生活的全是贠姓的子孙,广义的贠家塬包括了贠家塬村、贠家河村、李家河村、方家塔村、堡乃村、页勿村6个自然村。堡乃村是洛川县公布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方家塔村有高天宝民国时候筑成的古城,贠家河村、页勿村和贠家塬全部为贠姓,九辈人占整个村人口的90%。

贠家塬从我知道它的时候就蒙着一个神秘的面纱,我一直在为解开这个面纱而努力,但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去亲近它。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我随着作协的队伍去了朱牛。当准备分组进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多年来一直向往的贠家塬。

面包车行驶在进村的道路上,我的心情异常的激动,我在努力地想象着贠家塬的样子,我在心里默默地说:“贠家塬,我来了!”

几位年长的老者坐在党建室里,他们在杨老师的启发下喋喋不休地讲述着贠家塬的过往,我在他们的讲述中也知道贠家塬村曾经有过两座古城、一个戏台一个百亩老陵和一座四陵碑,两座古城是贠姓繁衍生息的地方,有元代土窑、明代石窑和清代砖窑等建筑,7个院落13孔砖窑的清代建筑前些年还住过人;戏台为明末清初建筑,每次在那里演戏方圆几十里的人都能听的到,常吸引宜君、白水、洛川三县观众前来观看;百亩老陵埋葬着贠姓数不清的先祖,贠姓子孙在年节的时候会去那里祭拜,路过的皮影戏戏班子曾被在贠氏先祖的震慑下为他们演了一夜的皮影戏。四陵碑的主人虽然只是一个推选的乡饮大宾,但后人却给了他很高的评价,把他抬高到泽流洛水、望重柯山、思恩台伯、德感羊公的地位。

年富力强的队干部不顾天气炎热和路途遥远,陪我们专程去了方家塔古城和贠家塬老村,18亩的古城与45石麦子给我们演绎了一座城池兴衰及高天宝命运起伏的传奇故事,已经塌陷的老城和戏台让我仿佛看到了贠氏先祖高超的建筑技艺和匠心独具的声学技巧。

我被贠家塬震撼了,我也为能听到这一切和看到这一切而感到幸运!

当话题转到百亩陵园的八棱碑的时候,几位年长的老者不无遗憾地说70年代陵园毁坏的时候八棱碑就被埋到了地下而不知所踪,碑上的内容更是无人能够记起,这就有些令人遗憾了。贠家塬曾经有家谱、老影、新影,但遗憾的是家谱在有一年过年的时候被另外一族拿走后没有了音信,老影和新影由于年代久远也模糊不清,即使让人从中找过去族人的一些信息也显得困难重重,我刚兴奋起来的心又仿佛浇了一盆凉水。

我看贠家河的扶贫工作简介时,突然被271户人口92户贫困人口的数字惊呆了,我没有想到这么有历史底蕴的地方,贫困人口的户数竟然占到整个户的1/3,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村贫困人口竟占到整个朱牛便民服务中心贫困人口的1/4,尽管村干部一再声明川道村占了人口的多一半,果园在整个土地面积占到的比重较小,朱牛街以南苹果价格要比北边的价格低许多,但我仍不能把一个曾经很有历史底蕴的地方同贫困划上等号。

我的情绪有些低落,刚来朱牛的兴奋被破坏的八棱碑、丢失的族谱及贫困的数字冲刷的荡然无存。张平老师在这个节骨眼上,再说了他和贾构后人交往的一段往事及由于种种意外让他和贾构的藏书失之交臂,我更是难受不已,连幼儿园老师表演的节目都没有心情去欣赏。

杨河舟园长的讲话让我的心情有了稍许好转,让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偏僻的乡镇有一个有才的少有的男园长给孩子们种下了希望,文化的复兴和贫困的摆脱就不会久远,而雷惠斌书记讲起他们脱贫的典型和即将开拍的励志微电影更让我如释重负。有好的带头人和典型的示范,脱贫之后的贠家塬同步够格进入小康的路还会远吗?

我期待着微电影的开拍,我期待着下次去贠家塬的时候,贠家塬是另外一番样子……

转自2019-07-30《白利民 | 畅想贠家塬》